• <acronym id="q2qc4"><samp id="q2qc4"></samp></acronym>
  • <blockquote id="q2qc4"></blockquote>
  • <sup id="q2qc4"></sup>
  • 西安氧氣-氧氣罐在攀登珠峰時候的用處到底有多大,一句話就說出來了

    2020-12-22  來自: 西安暢達氣體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562

    西安氧氣-氧氣罐在攀登珠峰時候的用處到底有多大,一句話就說出來了

    5月9日,星期四早晨,在3號營地經歷了不眠之夜后,我仍處于昏昏沉沉的狀態,渾身軟弱無力。我慢慢穿上衣服,融化了雪水,然后走出帳篷。等我背上背包、綁上冰爪后,隊里的大多數隊員已攀上繩索向4號營地進發了。令人驚訝的是,洛.卡西??撕透Lm克.菲施貝克也在其中,考慮到他倆頭天晚上到達營地時的狼狽相,我原想他們肯定會放棄。"不錯,堅持,伙計"我向他們大聲喊道。

    當我急速趕到隊友中時,我低頭看見另一支約有50人的探險隊已攀著繩索跟上來了。領隊的馬上就趕上我了。

    因為不想陷于交通擁塞中(那將會延長暴露在滾石之下的時間),我于是加快腳步,向隊伍的前列攀去。由于只有一根繩索蜿蜒伸展在"霍澤之臉"之上,想超過緩慢的攀登者并不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    每當我脫離繩索從別人身邊移過時,安迪被墜石砸中的情景總是浮現在我的腦海中。在此處,即使是一小塊墜落的物體在我懸于繩索之上時擊中我,就足以將我送入谷底。此外,超越其他登山者不僅使人大傷腦筋,而且令人筋疲力盡。我像一輛極力要超過其它車輛但動力不足的汽車,在令人難以忍受的長時間內一直將加速器猛踩到以便繞過所有的人。我的呼吸變得非常困難。我甚至擔心自己會在氧氣罩內嘔吐起來。

    這是我平生帶著氧氣瓶攀登。我用了一段時間才漸漸習慣。雖然在海拔24,000英尺的高度使用氧氣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,但我還是難于立刻就認識到這一點。當我在超過了3位登山者后試圖喘口氣時,氧氣罩竟然令我感到窒息。我從臉上扯下它,而實際上,沒有了它,呼吸更困難了。

    當我越過以黃夾石和易碎的褐色石灰石而著稱的地帶時,我已經克服了重重困難,行進到了隊伍的前面,并且能夠以一種更愜意的步速前進了。我緩慢而沉穩地從左側穿越了"霍澤之臉"的頂部,然后攀登到被稱作日內瓦山嘴的黑色片巖的前端。我終于掌握了使用氧氣裝置呼吸的要領,并已經前行了1個多小時,趕到了離我伙伴的前面。在珠穆朗瑪峰1人獨處是件難得的事,而我則有幸在這樣美妙的環境中得到了這片刻的享受。

    到海拔25,900英尺處,我在山嘴的頂部停了下來,喝了些水,然后欣賞起四周的風景:稀薄的空氣清晰透明,鮮亮無比,使人覺得遙遠的山峰也近得伸手可及。珠穆朗瑪峰的錐形峰頂隱隱呈現在飄浮的云霧中。透過照相機的遠焦鏡頭,我瞇縫著眼抬頭觀看東南山脊。我驚奇地發現 4個螞蟻般大的人影在悄無聲息地向南峰頂移動。我推斷他們是黑山人的探險隊員。如果他們登山成功,他們將是今年首批到達頂峰的攀登者。這也意味著,我們一直聽說的有關難以對付的深雪的傳言是沒有事實依據的。如果他們到達了頂峰,也許我們也有條件到達了。但是現在,從山脊上吹起的鵝毛般的大雪是一種不祥之兆,而黑山人卻正在頂風冒雪地奮勇前進。

    下午1點,我到達了南山口--我們向峰頂進攻的基地。這里是一塊在海拔26,000英尺處伸展開來的堅冰和巨礫的高原。它綿延在此起彼伏的霍澤和珠穆朗瑪峰之間的廣闊的凹口地帶,略成直角狀,大約有4個足球場長、2 個足球場寬。山口的東邊向江順冰面以下下降了7,000英尺進入了中國西藏,另一邊下降4,000英尺進入了西谷。從峽谷邊向后,在山口的西邊,4號營地的帳篷蹲踞在由多個廢棄的氧氣罐圍繞的一小塊不毛之地上。如果在這個星球上還有什么地方比這里更蒼涼、更不適合人居住的話,我真希望不要看到它。

    當氣流遇到珠穆朗瑪峰斷層壁而被擠壓通過南山口的 V形地帶時,風加速到令人難以想象的速度。山口的風實際上比撕扯峰頂的風更猛烈。這并不奇怪。在早春,經久不息的颶風吹過山口,這正好說明為什么當鄰近斜坡被積雪覆蓋時,這地方卻依然是巖石和冰塊裸露的原因。這里沒有結冰的東西都被吹落到西藏一側了。

    當我走進4號營地時,6位夏爾巴人正在時速為50節的暴風雪中奮力搭起帳篷。為了幫助他們,我把帳篷固定在一些被丟棄的氧氣罐下,而將這些氧氣罐楔入我所不能搬動的巖石下面。后來,我躲進帳篷等待我的隊友,并暖和我那快凍僵的手。

    午后,天氣更惡劣了。江布--費希爾的夏爾巴人隊長,表示可承擔80磅的重量前進,其中約30磅物件是衛星電話及其配套的計算機部件:桑迪.皮特曼準備從海拔26,000英尺處向因特網傳送跟蹤報道。我的一名隊友在下午4時30分到達,而費希爾隊伍到達者則更晚。這時,猛烈的暴風雪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。天黑時,那些黑山人返回山口報告說,頂峰仍然上不去,他們已經返回到希拉里臺階的下邊。

    對于計劃在5小時內出發的我們,惡劣的天氣和黑山人的失敗沒有給我們帶來好兆頭。大家一到達山口就鉆進自己的尼龍睡袋里休息起來,風拍打帳篷的好似機關噠噠聲和對未來的憂慮使大多數人毫無睡意。

    我和斯徒爾特.哈欽森--年青的加拿大心臟病學家,被安排在一個帳篷里。羅布、福蘭克、麥克.格魯姆、約翰. 塔斯基和南比在另一個帳篷。洛、貝克.韋瑟斯、安迪.哈里斯和道格.漢森在第3個帳篷。當洛和他的伙伴們正在掩體內瞌睡時,一個陌生的喊聲從大風中傳來:"快讓他進來,否則他會死在外面的!"洛拉開帳篷門的拉鏈,頃刻,一個留著絡腮胡子的男人癱軟在地上,他是布魯斯.赫羅德--37 歲的和藹可親的南非隊副領隊,也是該隊中持有登山運動證書的隊員,所以。

    西安氧氣放心選擇西安暢達氣體有限公司。

    關鍵詞: 氧氣   西安氧氣   高純氧氣   氧氣價格  

    西安暢達氣體有限公司為各大院校、研究所、醫院等機構提供各種稀有氣體。

    聯系人: 高經理 

    手  機: 18681803667

    電  話: 029-83579374 

    郵  件: 43980838@qq.com

    地  址: 西安市灞橋區柳巷草灘村

    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西安暢達氣體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陜西印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:陜ICP備18012485號-1


   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    中国护士XXXXHD_chinese快递员坚硬粗大网址_久久香蕉综合婷婷_99ri国产